阿珂

苏凰 新兰 盾寡 福艾

枯坐又片刻。


沉重的书本累在旁边,耳朵里是女人张扬的声音。


还有五分钟还剩210天。


2018-11-07

when we were young

BE警告⚠️
主要人物死亡警告⚠️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(4)哗啦哗啦的水声掩盖工藤新一响如擂鼓的心跳,余光瞥到一双白嫩的脚站在门前。笨蛋,我不会再跑了。起码,现在不会。他快速的结束了这个澡。水声戛然而止,毛利兰回过神来。糟糕,刚刚在想什么。她晃晃头,转过身,准备去给工藤新一倒一杯水。手上冰凉的触感和耳畔温热的呼吸几乎同时触及她的皮肤,“新一…”腰间却被一双大手揽住。她眼眶中又浸染了泪水,他的唇落在她的耳后。接过她手中的杯子,仰头饮尽,滴落几滴水在她的发梢。她回握住他的手,“笨蛋,到底去哪里了啊。”“兰,对不起,你或许不信,但是我其实一直都在你身边。”她愣住,回头看他。他缓缓带...

2018-07-22

when we were young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年更选手了解一波 心血来潮写个新兰 写完就闪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1)毛利兰怀念十七岁的自己,天真又勇敢,或者说,因天真而勇敢。天真的相信,勇敢的等待。所以虽然江户川柯南是工藤新一这件事,她早就知道了,她也选择不知道,她想他有他的苦衷,毕竟活人变小这件事,不是那么容易让人接受的。她也在为他担惊受怕。不过生活还是要继续的,起码柯南还在她身边。并且当她发现柯南变成新一是多么痛苦的时候,她就不在意他是七岁还是十七岁了—你还是你。
十七岁的初雪纷纷扬扬的下,她最后一次牵着柯南走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。他们没有说话,一路走到了米花公园里。已经九点半了,这样的天气里,公园里早就没有了什么游人,...

2018-07-20

【Charles&Raven】【X教授&魔形女】I’m Fine(3)

呜呜呜好甜好喜欢

伊人布布:

【同人圈遍地是EC…于是站CR的我决定自给自足TAT接上一篇(1)(2)章。推荐BGM还是Emily Hearn的I’m fine~】

When you told me that I’m beautiful tonight

当你对我说 今晚我很美

But there’s something in your heart that makes you think this just isn’t right

但我知道你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告诉你 这样是不对的

And I know that you’re not gonna change your mind

我也知道...

2018-06-04

离思

(三十八)

脑中忽然闪过,女孩子甜美的笑颜。

那是在青草地里,银鞋小脚,跑着,追着,女孩子明媚的眼里闪着光。

他耳边有风声,好像闻到了那日清新的草香,和她身上软软的香气。

他闭了眼。

“晨哥哥,来追我呀。”

诗妍……妍儿。

有些心痛。

睁眼开来,依旧是青草地,银鞋小脚,女孩子冷漠的脸在他面前。

“你还是找上来了。”她清冷的声音传来。

他不言,只是把吕衿扔到她面前。

她扫了一眼,冷笑道,“难道你以为,我会为了他怎样吗?”

吕衿脸上闪过一丝痛楚。

蔺晨只道,“是他带我找到这里来的。”文诗妍皱起眉,一把掐过吕衿的脖子,正欲下手,却听得蔺晨低落的声音,“你还想要多少人死在你...

2017-08-28

离思

(三十七)

梅长苏皱着眉头,“那人名叫文诗妍,是滑族之后,又名秦心凝,与秦般弱是亲姊妹。此番霓凰中蛊,想必便是她二人的计谋。”静太后思忖片刻,眼中翻涌着复杂的神色,“滑族余孽居然还在痴心妄想。”梅长苏也陷入了思考,“我入金陵,为景琰扫清朝中障碍,其中最棘手的便是夏江秦般若,夏江已死,我悔不该当初没要了秦般弱性命,还指望她能安安稳稳的活着。”他忽的记起,最后一次得知秦般弱的消息,是蔺晨抓住了出逃的她,他一时心慈手软,放了她。“朝中滑族细作暗桩皆已除尽,秦般弱究竟还有何底牌,让她敢再搏一次?”一旁的霓凰发问。梅长苏看了看她,觉得是时候该把所有的事情理清楚了。“此事说来话长。你出征南楚,战胜时所

2017-08-24

离思

(三十六)

梅长苏在衣柜里细细翻着,琢磨着哪一件与自己这身更为相配,忽地听到了霓凰的声音,“兄长?”遥遥的从房间的另一端传来。他停下手中的动作,急急忙忙走了过去,瞧见霓凰只穿了中衣,随意的披了件他放在床头的外袍,站在屋檐下。“怎么了?”他关切的问道,以为有什么大事发生。“你看。”霓凰手里抓住一只白鸽,快速的取下鸽子腿旁的信笺。从前在金陵的时候,未免引人怀疑,信鸽甚少使用,情报消息几乎都靠童路传递,要说用信鸽的……恐怕只有琅琊阁那边了,可是琅琊阁出了什么事?霓凰展开来看,豪气万丈的正字映入眼帘,她回头对梅长苏灵巧的一笑,“是陛下。”梅长苏急忙走去,“快看看信上说了写什么。”“信上说,皇上与太后...

2017-08-23

离思

(三十五)
那边厢,萧景琰下了早朝。
朝中一切顺利,他想着,该是去跟太后请安了。
静太后正在理着她的草药。虽说享受荣华富贵很是诱人,忍辱负重那么多年的她,倒是闲不住。
“禀太后,皇上来请安了。”兰月道。
静太后闻言,喜上眉梢,“快,快请进来。”“是。”
萧景琰三两步并了进来,对着太后行礼,“儿子给母后请安。”静太后连忙走近了扶他起来。“景琰,自皇后有孕以来,你来给我请安的日子可是越来越少了。皇后倒是常常来看哀家,你瞧,那边还放着我与她共同给小皇子做的虎头帽呢。”萧景琰循着母亲的目光望去,瞧着精致的小小的帽子,心中涌上一丝柔情。“母亲哪里的话,是朝政太忙了,儿子想来看望母亲,苦于没有机会罢了。”静太后慈...

2017-08-23

中秋特辑

各位中秋快乐!正文与离思无关 一个小小的短篇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雨滴似银针寸寸的落着,扎在凉风里,扎在屋檐上,扎进了她的心窝里。她病了,旧伤复发,病的很重。
耳畔间没有丝毫杂音,有的只是大珠小珠落玉盘那般的清脆,透着些微的阴冷缠绵。夏花没了往日的繁华,七零八落的散在地上,静静地化为泥土。不过是八月天,确如深秋似的寂寥。
眼底忽地闪过一丝落寞。
玉指莹莹接过了那雨水,犯着愣。背后闪过人影。“别碰雨水,还嫌病的不够厉害吗?”男子严厉的呵斥着她,丝毫不留情面。她伸回了手掌,背对着他,一言不发。男子轻叹着,“唉,你这性子,倒是像极...

2016-09-14

如何成为一个写手

赞!

我名为坑,你敢跳下来吗😝:

我就是这么的怀疑自己。


木玖纪:



蹈海:







全文仿写洛丽摩尔的《如何成为一个作家》,好的归她,糟糕的体验分享归我。...








2016-08-30
1 / 8

© 阿珂 | Powered by LOFTER